<sup id="ewi2e"><div id="ewi2e"></div></sup>
<sup id="ewi2e"><center id="ewi2e"></center></sup>

欢迎访问高端项目服务网!

咨询服务热线:

 138 6666 7608 


合肥法律服务

新闻分类

联系我们

程玉伟律师网

联系人:程玉伟 律师

电话:0551-65951201

手机:138 6666 7608 

邮箱:542181218@qq.com

传真:0551-65951201

网址:www.soyhound.com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习友路与潜山路交口华润大厦A座26-27层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律所资讯

【高端项目服务网】历经三载 他帮被强拆“违章建筑”的弱女子成功维权获赔60余万元

发布日期:2020-04-10 作者: 点击:


吴梅香诉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等行政赔偿案


   【案 情 简 介】

家住安徽省安庆市经济开发区菱北办事处天宝社居委徐屋组村民吴梅香、邹松夫妇,于2002年1月建设二层楼房自住,砖混结构,建筑面积95.58平方米,并依法办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经营日用百货,一家四口,勉强谋生。

合肥法律服务

(吴梅香被强拆的房屋)


2016年元月,安庆市经济开发区双百城市建设指挥部准备对吴梅香、邹松夫妇的房屋进行征收,并进行张榜公示,认定吴梅香、邹松夫妇的房屋面积95.58平方米,家庭人口为3人。在拆迁政策的理解及房屋安置面积上,吴梅香、邹松夫妇与指挥部产生分歧,吴梅香、邹松夫妇拒不签订拆迁协议,坚持依法维权。

合肥法律服务

1586512800338277.jpg

《安庆晚报》对强拆的报道


      2016年3月18日,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以接到群众举报反映为由,对吴梅香进行立案调查,于4月13日作出宜城管罚字(2016)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吴梅香95.58平方米房屋属于违法建筑,责令7日内拆除违法建筑物;书面告知吴梅香有权在60日内申请复议;于4月22日下发了《履行拆除义务催告书》,限10日内拆除违法建筑,逾期不履行,将依法强制拆除;于5月27日,下达《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决定强制拆除吴梅香95.58平方米房屋。

03.jpg

04.jpg

05.jpg

安庆电视台对于强拆的报道


吴梅香、邹松夫妇不服《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于是,依法向安庆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并请求终止执行强制拆除,安庆市人民政府于6月1日正式受理,并书面通知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书面答复。在复议期间,6月3日,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组织众多人员,动用大型机械,对自己赖以生存的房屋进行强制拆除!安庆电视台、《安庆晚报》、《安徽网》等各大网站、报纸上以《市经开区城管局拆除一处违法建筑》《95.58平方米违法搭建被拆除》等为题进行报道。2016年7月25日,安庆市人民政府才作出宜府行复决字[2016]15-1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驳回了吴梅香的复议请求。

看到自己一家老小赖以生存的房屋变成一片废墟,吴梅香欲哭无泪。2016年7月18日,吴梅香在万般无奈之际,慕名找到程玉伟律师,请求程玉伟律师帮助她依法维权。


【律师策略】


接受委托后,程玉伟律师确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感觉——一方面,该案经过媒体轮番报道,影响巨大,被称为当年“安庆市强拆第一案”;另一方面,该案是由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处罚决定的,且经过安庆市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并维持了处罚决定,如果起诉,必然要状告安庆市人民政府,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定的干预。因此,该案注定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程玉伟律师经过缜密的分析论证,决定首先状告市政府、城管局确认强制拆除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然后,再状告相关政府主体进行行政赔偿!

2016年8月8日原告吴梅香委托程玉伟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依法将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安庆市人民政府作为共同被告,起诉至安庆市宜秀区人民法院,具体诉讼请求为:

一、判决撤销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4月13日作出的宜城管【2016】01号(开)《行政处罚决定书》及2016年7月25日被告安庆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宜府行复决【2016】1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二、判决撤销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5月27日作出的宜城管强执字【2016】第01号(开)《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及被告安庆市人民政府于2016年7月25日作出宜府行复决【2016】1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三、依法确认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6月3日对原告所有的95.58平方米房屋进行强制拆除的行政行为违法;

四、本案诉讼费用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辩称:一、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为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机关,依法行使城市管理领域的行政处罚权,执法主体资格合法有效。二、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和行政强制决定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证据充分,所依据的法律法规合法有效。2016年3月28日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接群众举报至现场调查后依法对原告立案查处。原告的涉案房屋未取得建设用地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也未取得任何建房批准手续,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一款的规定,违法建设事实清楚。安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违法建筑认定小组于2016年3月25日认定原告位于菱北第二还建区93号建筑面积为95.58平方米的房屋属于违法建筑物。2016年4月7日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向原告发出《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并依法送达,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依法告知了原告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并针对原告的申辩由开发区城管执法大队向原告作出了书面答辩。2016年4月13日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宜城管【2016】01号(开)《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向原告进行了送达。原告未在规定期限内自行拆除违法建筑物,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4月22日作出宜城管强催告字[2016]01号(开)《履行拆除义务催告书》并完成送达,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依法告知了原告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并针对原告的申辩由开发区城管执法大队向原告作出了书面答辩。根据原告的申请,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5月10日举行了听证,并于5月11日作出《听证会结论》向原告进行了送达。2016年5月12日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依法作出《行政强制拆除公告》,进行了张贴并向原告送达,由于原告拒不拆除涉案违法建筑,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5月27日作出宜城管强执字【2016】第01号(开)《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决定书中告知了原告相关的权利,并明确提出复议和诉讼期间,不停止决定的执行。同日完成了向原告的送达。2016年6月3日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完成了对原告违法建筑的强制拆除。从上述执法过程看,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系依法行政。综上所述,原告起诉的请求不能成立,请求依法予以驳回。

  被告安庆市人民政府辩称:一、原告于2016年5月27日和5月30日分别向被告安庆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被告安庆市人民政府依法受理后,经审理,2016年7月25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并依法向原告完成了送达,程序合法。二、1999年8月24日原告(户)已是非农业户口属城市居民,涉案房屋座落在城市规划区内,原告2002年建房至查处期间,未依法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其他有关批准文件,原告涉案房屋系违法建筑,对城市规划的影响始终未能消除。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及行政强制决定合法有据。综上,被告安庆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宜府行复决【2016】15-1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上述决定事实清楚,符合法定程序且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安庆市宜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者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当事人要求听证的,行政机关应当组织听证”,对房屋限期拆除的行政处罚决定系比“较大数额罚款”更重的行政处罚,因建筑物、构筑物属于重要财产,具有重要性和特殊性,一旦拆除则难以恢复,故对房屋限期拆除的行政处罚决定应当在作出之前举行听证。本案中,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未在作出本案的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告知原告享有申请听证的权利,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在2016年4月13日作出宜城管罚字[2016]01号(开)《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之后,于2016年5月10日对上述行政处罚进行了听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二条关于听证在前决定在后的顺序性规定,属于重大程序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对情节复杂或者重大违法行为给予较重的行政处罚,行政机关的负责人应当集体讨论决定”,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未向本院提交其对原告做出上述行政处罚时,行政机关的负责人集体讨论决定的证据材料,故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程序违法。综上所述,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的宜城管罚字[2016]01号(开)行政处罚决定程序违法,应予撤销,以该行政处罚决定作为依据所作出的宜城管强执字[2016]第01号(开)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亦应予以撤销。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需要强制拆除的,应当由行政机关予以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强制拆除”,该期限是一种法定期间,即对违法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强制拆除行为规定了比一般行政强制执行行为更多的前置条件,即应经公告并经法定期限届满后,被执行人仍未自行拆除也未提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有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才可以依法自行强制执行。本案中,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5月27日作出宜城管强执字[2016]第01号(开)《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后,原告吴梅香于2016年5月30日向被告安庆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并于2016年6月1日被安庆市人民政府受理。而在此复议期间,即2016年6月3日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对原告吴梅香的涉案房屋进行了强制拆除,该拆除行为显属程序违法。

由于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行政处罚决定和行政强制决定依法应予撤销,故被告安庆市人民政府作出的维持上述两项决定的行政复议决定应一并予以撤销。综上所述,原告主张的诉讼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2017年2月14日,安庆市宜秀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皖0811行初12号《行政判决书》,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4月13日作出的宜城管罚字[2016]01号(开)行政处罚决定;

二、撤销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5月27日作出的宜城管强执字[2016]第01号(开)行政强制执行决定;

三、撤销被告安庆市人民政府于2016年7月25日作出的宜府行复决字[2016]15-16号行政复议决定;

四、确认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16年6月3日强制拆除原告吴梅香涉案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

本案诉讼费50元,由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负担。

判决送达后,各方均未上诉,判决生效。

由于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2016年6月3日强制拆除原告涉案房屋的行政行为是执行安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制定的《菱北第二还建点吴梅香户违法建筑拆除实施方案》,安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局、安庆市菱北办事处是这次强制拆除的主要成员单位,因此,安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安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局、安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菱北办事处,对于原告的房屋被非法强制拆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初战告捷后,程玉伟律师再次代理吴梅香,将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安庆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安庆市菱北办事处、安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局作为共同被告,依法起诉到安庆市宜秀区人民法院,要求各被告共同进行行政赔偿。安庆市宜秀区人民法院认为该案不宜由其管辖,经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指定由安徽省怀宁县人民法院审理该案。


【法律文书】   

代理词摘要

本案诉争的原告房屋依法应视为合法建筑,并且生效法律文书已确认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2016年6月3日强制拆除原告涉案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而实施强制拆除的前提是认定房屋违章、组织强拆的依据《菱北第二还建点吴梅香户违法建筑拆除实施方案》均系本案各被告所为,因此,原告主张各被告参照安庆市征收补偿方案(《安庆市市区集体土地与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暂行办法》(安庆市人民政府令第80号))确定的征收补偿标准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具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1、事实依据:

本案诉争房屋系原告于2002年1月在现住址建设二层楼房自住(当地村民均是如此),砖混结构,建筑面积95.58平方米(此面积为征迁指挥部认定),并依法办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经营日用百货,一家四口,勉强谋生。房屋在建设及居住期间,没有任何政府部门进行阻止,更没有任何单位组织或个人认定为违章建筑。

 2015年12月21日,安庆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485棚户区改造项目(第二还建点片区)建设的通告》(宜政秘【2015】226号),原告所有的95.58平方米房屋位于第二还建点片区。为贯彻执行该通告,2016年元月,安庆市经济开发区双百城市建设指挥部准备对原告吴梅香的房屋进行征收,并进行张榜公示,认定原告吴梅香的合法房屋面积95.58平方米,家庭人口为3人。在公示期内,亦没有任何单位组织或个人举报。后因双方对拆迁政策的理解及房屋安置面积上,原告与指挥部产生严重分歧,而产生争议引起诉争。

2017年2月14日, 宜秀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皖0811行初12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2016年4月13日作出宜城管【2016】01号(开)《行政处罚决定书》及2016年5月27日作出的宜城管强执字【2016】01号(开)《行政强制执行决定书》以及安庆市人民政府2016年7月25日宜府行复决【2016】15-1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并确认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2016年6月3日强制拆除原告涉案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

 2、法律依据

《国家赔偿法》第四条 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财产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一)违法实施罚款、吊销许可证和执照、责令停产停业、没收财物等行政处罚的;

(二)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的;

(三)违法征收、征用财产的;

(四)造成财产损害的其他违法行为。

第七条 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行政职权   

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行政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两个以上行政机关共同行使行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共同行使行政职权的行政机关为共同赔偿义务机关。

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在行使授予的行政权力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被授权的组织为赔偿义务机关。

受行政机关委托的组织或者个人在行使受委托的行政权力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委托的行政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义务机关被撤销的,继续行使其职权的行政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没有继续行使其职权的行政机关的,撤销该赔偿义务机关的行政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

3、司法判例:

 关于违法强制拆除房屋的行政赔偿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案号:(2015)行监字第614号, 案由:魏宗芳诉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政府强制拆除并行政赔偿案

【裁判要旨】为实现实质化解行政争议的行政诉讼法立法目的,确保当事人获得及时、公平、公正的救济,行政机关违法强制拆除当事人房屋,在难以对房屋及其他损失进行鉴定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提出的行政赔偿诉讼请求,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在确保当事人获得公平、合理赔偿的前提下,参照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征收补偿标准,全面、充分考虑当事人的各项损失,确定损失数额,直接判决行政机关对房屋及其他人身、财产损失一并予以行政赔偿,无需将房屋损失视为另一法律关系,判决当事人另行通过征收补偿程序解决。

关于行政赔偿中原告的举证责任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案号:(2015)行监字第617号,案由:苏艳诉大连金州新区管理委员会强制维修并行政赔偿案

【裁判要旨】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在行政赔偿、补偿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当被告亦举证不能时,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生活经验,合理酌定当事人的损失数额。但是,如果原告提出了运用逻辑推理和生活经验无法认定的巨额损失,则不能免除原告对该项损失的初步证明责任。

 关于违法强制拆除房屋的行政赔偿不得低于行政补偿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案号:(2015)行监字第634号,案由:范春生诉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政府房屋行政强制并行政赔偿案,【裁判要旨】行政机关违法强制拆除原告房屋,人民法院判决予以行政赔偿时,赔偿标准不得低于原告依照征收补偿方案可以获得的征收补偿标准。原告请求赔偿依照征收补偿方案可以获得的奖励,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5年4-6期案例和裁判文书摘要刊登的陈山河与洛阳市政府洛阳中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行政赔偿案。

【裁判摘要】“任何人不得从自己的错误行为中获益”。拆迁人和相关行政机关违法实施拆迁,导致被拆迁人长期未依法获得补偿安置的,房价上涨时,拆迁人和相关行政机关有义务保证被拆迁人得到公平合理的补偿安置。被拆迁人选择实行房屋产权调换时,拆迁人和相关行政机关无适当房屋实行产权调换的,则应向被拆迁人支付判决做出时,以同类房屋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为标准的补偿款

   本案中,由于原告的房屋已进入搬迁改造程序,原告享有依据《安庆市市区集体土地与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暂行办法》(安庆市人民政府令第80号)进行拆迁安置的权利。被告安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局、安庆市菱北办事处在在对拆迁政策的理解、人口认证及房屋安置面积上,与原告产生严重分歧,被告为了达到“逼迁”的非法目的,指使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以原告的房屋未取得建 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责令原告限期拆除房屋,并作出行政强制执行决定,并于2015年6月3日,趁原告不在家之际,组织众多人员,动用大型机械,违法对原告赖以生存的房屋进行强制拆除!这与公平、正当、合理性行政原则明显相悖。

    由于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2016年6月3日强制拆除原告涉案房屋的行政行为是执行安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制定的《菱北第二还建点吴梅香户违法建筑拆除实施方案》,且被告安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局、安庆市菱北办事处是这次强制拆除的主要成员单位,鉴于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2016年6月3日强制拆除原告涉案房屋的行政行为已经生效判决确认违法,因此,被告安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局、安庆市菱北办事处、安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对于原告的房屋被非法强制拆迁负有不可推卸的,依法应当共同赔偿。


【案件结果】


该案一波三折,2018年12月14日,安徽省怀宁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皖0822行赔初5号《行政判决书》,判决被告安庆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安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安庆市菱北办事处赔偿原告吴梅香各项经济损失共计608027元(房屋损失338687元;其他屋内财产损失为69430元+20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给付。

一审判决后,各被告均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4月9日,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皖08行赔终2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1、关于违法强制拆除房屋的行政赔偿问题,为实现实质化解行政争议的行政诉讼法立法目的,确保当事人获得及时、公平、公正的救济,行政机关违法强制拆除当事人房屋,在难以对房屋及其他损失进行鉴定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提出的行政赔偿诉讼请求,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在确保当事人获得公平、合理赔偿的前提下,参照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征收补偿标准,全面、充分考虑当事人的各项损失,确定损失数额,直接判决行政机关对房屋及其他人身、财产损失一并予以行政赔偿,无需将房屋损失视为另一法律关系,判决当事人另行通过征收补偿程序解决。

2、关于行政赔偿中原告的举证责任问题,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在行政赔偿、补偿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当被告亦举证不能时,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生活经验,合理酌定当事人的损失数额。但是,如果原告提出了运用逻辑推理和生活经验无法认定的巨额损失,则不能免除原告对该项损失的初步证明责任。

3、关于违法强制拆除房屋的行政赔偿不得低于行政补偿问题,行政机关违法强制拆除原告房屋,人民法院判决予以行政赔偿时,赔偿标准不得低于原告依照征收补偿方案可以获得的征收补偿标准。原告请求赔偿依照征收补偿方案可以获得的奖励,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回顾思考】


行政诉讼难,这是不争的事实。本案中,代理律师,不畏艰险,殚精竭虑,尽职尽责,不仅调查了大量的证据材料,而且收集了详实的法律政策依据,另外,还提供了典型的案例供法院参考,为两审胜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历经三载,最终胜诉,切实维护了被拆迁户的合法权益。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广大的被拆迁户,一定要增强证据意识和法律意识,依法维权,建议最好聘请经验丰富、善于打行政诉讼的律师代理,最大限度地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项目通”高端法律服务项目组:

                                  首席律师简介

安徽省律师程玉伟 

程玉伟律师,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高级股权合伙人,高端法律服务“项目通”创始人、第三届中国百强大律师、中国刑辩大律师、中国注册投融资风险管理师、安徽省律师协会项目投融资与建设委员会委员、中国总裁律师、中国税务律师、中国剧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电视台《法治时空》栏目特邀维权律师、十佳公益律师、具有扎实的法学理论基础与丰富的办案实践经验,精通国家的各类财经法规政策,现担任30余家知名企事业单位的常年法律顾问,发表各类作品500余篇,著有《律师说法》《法律纠纷一站式解决丛书》(共9册)《驾驭风险——企业经营365个法律痛点解决之道》《新三板实务操作全书》等书,经典案例被中央电视台、《法制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并被收录《中国律师风采录》《中国当代律师经典案例》《中国刑辩大律师》《中国优秀律师辩护实录》《汇聚正能量 共铸新辉煌》等书。

 

项目服务热线:138 6666 7608

QQ:542181218

邮箱:542181218@qq.com

律所网址:www.yingkelawyer.com

个人网址:www.chengyuwei.com

办公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政务区华润大厦A座26层

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

微信图片_20191108141032.jpg



本文网址:http://www.soyhound.com/news/586.html

关键词:合肥法律服务,安徽省律师,法律咨询律师在线

最近浏览:

  • 在线客服
  • 联系电话
    13866667608
  • 在线留言
  • 在线咨询
    利来开户送28